北京学前教育论坛版务(如何赚取点数)新手专区 → 一个90后的血泪控诉:不能原谅的中国教育


  共有286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一个90后的血泪控诉:不能原谅的中国教育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钟道然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新手 帖子:1 积分:1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4 16:48:00
一个90后的血泪控诉:不能原谅的中国教育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5-10 15:27:00

引言 论学生不服从的权利 Disobedience, in the eyes of any one who has read history, is man's original virtue. It is through disobedience that progress has been made, through disobedience and through rebellion. —Oscar Wilde 不服从,读过历史的都知道,是人的最初美德。只有通过不服从人类才得以进步,通过不服从和抗争。 —王尔德 150多年前,亨利·梭罗一篇《论公民不服从的权利》犹如一声惊雷,响彻美洲大地。梭罗不仅以愤怒的文字鞭笞了奴隶制和对墨西哥的战争,控诉了美国政府的可耻行径,而且论述了公民在面对政府的不正当行为时拥有抗争的权利。“公民的不服从权利”引发了所有美国人的思考,唤醒了一个民族的良知和灵魂,也为日后马丁·路德·金和甘地们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埋下了种子。而当150多年后,中国的学生被迫从事高强度的学习,被当做背书做题的工具,被教育剥夺了人性,成了教育的奴隶时,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服从? 2010年,大一下学期,一个沉郁的下午,本应是上政治经济学课的时间,我骑车到校外的一个广场,戴着耳塞发呆…… 在那个下午,以及我生命中的任何一个下午,我都愿意去做任何事,除了坐在课堂里任凭别人往我的大脑灌输无厘头的东西。即使是站在这里发呆,什么都不干,也比在学校上课更有意义。在这儿,我至少是我自己。 在教室里,我和周围所有的人,和千千万万的学生一样,只是中国教育的又一个受害者。在这种教育制度下,我们不是人,不是自己。 而中国的教育,也根本不是教育,它是对这个词的玷污。 英文educ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语educere,由“ex”— “向外”和“ducere” —“引领”组成,它最原始的意思是“把人的头脑中原本具有的能力引导出来”。学校,也就是school,来源于古希腊词语skhole,意为“闲暇时间,自由时间”。学校本由亚里士多德创建,让学生在闲暇中读闲书。教育,应是像卢梭阐释的那样,“其目的,是让人成为天性所造就的人”,是像马斯洛说的那样,“帮助人达到他能够达到的最佳状态”。 而中国的学生在学校能达到的最佳状态,就是在教室里看着老师发呆,盯着黑板狂抄笔记,然后晚上跳入题海绞尽脑汁苦熬。中国的学生,是背书做题造就的,是考试卷子造就的,是《五年模拟三年高考》造就的,是一道道题的标准答案造就的,但绝对不是天性造就的。 生来成为一个中国学生,不失为人生一大悲剧。 7年前,初一的语文课,我曾站在讲台上,拿着一本当时百读不厌的《像少年啦飞驰》向全班同学介绍韩寒,以“先知者”的姿态向和我一样乳臭未干的同学传递韩寒精辟潇洒的思想和文句。那是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成功的演讲,大家都瞪圆了眼睛,惊叹不已,不时爆发出笑声掌声赞叹声,比听老师讲课带劲多了。当然这赞叹不是对我的,是对那个没拿过高中毕业证日后却成了全世界影响力排名第二的人的(自那之后,我的所有韩寒的书全部被同学们借走,且都流落于民间有去无回,一传十十传百传,最终杳无踪影)。就在我尚自鸣得意时,语文老师说出了一段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话:“都说鲁迅是一个人在呐喊,其实韩寒才真是孤独的斗士。鲁迅后面至少有一堆拥护者,而韩寒呢?一帮学生们跟着拍巴掌喊‘好好好’,然后转身背着书包屁颠儿屁颠儿上学去了……”那一刻,我眼前立即浮现出自己晃着脑袋上学去的景象。不知老师的话是有意讽刺还是无心插柳,但它的确够劲儿,不逊于韩同学的博文,立刻让那些拍巴掌的学生没了声音,让我满脸黑线,羞于再去介绍什么韩寒。 记得当时我只是面容僵硬故作镇定地笑了笑。现在,我面容依然僵硬,却笑不出来,有的只是心底的一声自嘲:背着书包屁颠儿屁颠儿上学,一上就是6年。这6年,中国的教育让我痛苦,让我无奈,最后让我麻木。我也曾抗争,抗争完了忍耐,忍到最后就成了顺服。 别人都说考上大学就好了,就熬出头了,就彻底解放了,为了这一天你就忍忍吧。我还真就傻不啦唧信了,真的为了大学忍了6年。 整整6年。 然而在我有幸见证了被网友戏称为“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笑话”的中国大学之后,我就像是被淘宝作弊刷成皇冠的奸商骗了的买家,悔恨交集,欲哭无泪,想找地儿投诉,淘宝却说人家又没入“7天退换”( 中国大学是不是也可以搞个“7年退换”,把我浪费的时间补回来)。中国的大学就是卖假货的,什么“一流大学”,只不过是挂一牌子而已。看见个皇冠就信了,看不清真面目又能赖谁,只得自认倒霉。中国大学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腐朽”,比历史课本上说的资本主义还腐朽。 腐朽的何止是大学,是整个中国教育。若是要用一句话来描述中国教育,我会用这句: 它从未经行过教育。 —《论公民不服从的权利》 此话本是梭罗用来描述美国政府的,但放到中国教育上怎么就这么贴切呢。这么多年来,它尽暴戾恣睢之能事不择手段地毁灭我的大脑摧残我的人格,什么都干了,就是没进行过教育。它能让我为一道数学题睡不着觉,为一张考试卷子吃不下饭,让我废寝忘食地背下一本比《等待戈多》[《等待戈多》,爱尔兰荒诞派剧作家萨缪尔·贝克特的代表作。]更荒诞离奇的政治课本,它能让我做梦时脑子里除了数学公式就是历史年代…… 然而中国教育能让我记住的也只有这些了,连曾经“刻骨铭心”的历史年代也在考试后忘得一干二净,成了历史。这十几年里,我除了无止境地“背书做题”就没干别的,而这些在我脑中留下的除了痛苦除了折磨,还有什么呢?叔本华说“人生即痛苦”,中国教育则可以不折不扣当之无愧地称为“教育即痛苦”。 可我竟在如此痛苦中平心静气地活着,而且还能不知耻地去阿谀奉承随波逐流—一个莫名其妙的考试分数就能让我难受好一阵儿,老师的一句批评也能逼得我一天抬不起头来。我也跟所有人一样,喜怒哀乐随着考试分数起伏变化,考好了眉飞色舞神采奕奕,考砸了眉头紧锁垂头丧气,好像这辈子就是为了考试而活的。我会因为堆积如山的作业晚上不睡觉,为了背完明天要考的“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捶胸顿足,好像没了这些我这个人就没了存在的意义。现在想来,一脸尴尬,不相信自己曾经这么愚昧,愚昧至极,比历史课本上说的农民阶级还愚昧。 尴尬是因为自己可笑,更是因为可悲。 不知中国教育对我的大脑做了什么手脚,我只知道我不再是本来的自己,不是真正的自己。过去我可以在教室里带着少年的意气满腔热血地嚎叫《像少年啦飞驰》,现在我只会跟个老朽似的趴桌上在半睡半醒间流着哈喇子呆看着黑板;过去我可以写出一篇奇形怪状的低分作文,但那是我自己的文字,是我自己的奇形怪状的想法,现在我终于能够写出一篇高分作文,写得跟书上的范文一模一样,但那不是我的文字,是别人的,那不是我的想法,我没了想法…… “我没了想法”—这便是中国所有学生的真实写照。 十几年呕心沥血“被教育” 的结果,我们唯一会做的就是在“说说你的想法”的题下默写出 “标准答案” ,然后在“姓名”栏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表示这是“我的想法”,然后屁颠儿屁颠儿地交卷子等着发回好成绩。 你没了想法—这就是中国教育的目的。但若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眼光来看,这是现象,其本质是让你没了人性。“人性”同中国教育,好比美国同伊朗,周瑜同诸葛亮,北京电视台同郭德纲,那是水火不容一对天敌。中国教育要做的,就是活生生地灭绝你的天性,扼杀你的灵魂,就是把所有人变成一样的人、把学生变成机器人,变成纯粹的工具。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zhouna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新手 帖子:2 积分: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1-8 21: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6-20 20:45:00

能有什么办法呢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